这些空姐们提供的“隐藏服务”,只在头等舱!有钱人真会玩

首页 > 娱乐新闻 > 热门电影资源
来源:热门电影资源 发布日期:2019-07-12 04:40 浏览:27次

    

“赵权,我们……离婚吧!”

明天就是赵权24岁生日,孙晓芸今天晚上竟然跟他说这个。

尽管这段时间孙晓芸经常会无缘无故的找茬发脾气,但赵权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在即将迎来24岁生日的前一晚,他竟会收到如此特殊的‘生日礼物’。

坐在客厅沙发上,赵权稍稍错愕过后,还是尝试着挽回。

“晓芸,明天我生日,原本想借生日这天给你个惊喜,送你件特别的礼……”

“不用了。”

赵权话都没来得及说完,孙晓芸就疲累的挥挥手。

“我看不得你那么辛苦,白天在公司里当个小职员,晚上还要兼职送外卖。用你那些汗水积攒起的惊喜礼物,我真的不需要,你太辛苦了,太累了。”

赵权似乎看到了某种希望,他抬起头来,眼神中斥满欣喜。

“晓芸,我不觉得辛苦,为了你很值得,再累我也心甘情……”

“可我不愿意,我不愿意,我不愿意你懂吗!!!”

孙晓芸终于忍不住了,她跺着脚大声咆哮,又一次打断了赵权想要说的话。

“我不愿意每次接你礼物的时候,都能从礼物上闻到一股子酸臭的汗味儿!”

“我不愿意公司同事故意跟我说,昨晚她们吃的外卖是我老公给送的!”

“我不愿意每天下班要挤公交车,去躲避那些肮脏男人的咸猪手!”

“我不愿意每天下班要回家做饭,我讨厌那股子油烟的味道!”

“我想要绚丽的夜生活和浪漫的烛光晚餐,我想要一辆令人艳羡的BBA,我想要挎着让同事眼红的包包,这些你都知道吗?!”

赵权不知道,原本他以为这些都可以靠努力跟勤劳来粉饰,至少粉饰到至关重要的24岁。

可想不到的是,孙晓芸会嫌弃他努力跟勤劳发出的汗水味道,而且还是酸臭的。

不过念着对孙晓芸的感情,赵权还是坦白说道:“这些我明天都可以给你。”

孙晓芸却是叹息一声摇摇头,“我累了,不想听你说梦话,就这样吧,明天离婚。”

不再给赵权说话的机会,孙晓芸走进了卧室,随即有房门反锁的声音响起。

看看墙上挂的甜蜜婚纱照,再看看紧闭的卧室房门,赵权脸上泛起了苦笑。

珍爱、包容、努力、勤劳,这些终究都敌不过一个‘钱’字。

苦坐近半小时后,赵权准备去客房躺下了。

可就在这时,卧室房门被打开,随即露出孙晓芸那张靓丽却挂着不屑表情的脸庞。

赵权心头一喜,以为孙晓芸终究还是看重这份感情的。

但下一瞬,就有个黑色的、系着粉色花结的方形小盒子被丢到他脚下。

这是赵权放在卧室里,准备送给孙晓芸的礼物,但是却被丢了出来。

弯腰拿起那个盒子,赵权脸上最后一次泛起苦笑。

他也尝试着最后一次去询问孙晓芸,“你不看看我送你的礼物是什么吗?”

“不需要,我不想再闻到那种酸臭的汗水味儿。”

话音传来的下一秒,卧室房门再次反锁的声音也紧接着传来。

迈步来到客房,赵权手拿小盒子坐在了床上。

从口袋里掏出包两块五的杂牌香烟,抽出支没那么弯曲皱褶的,捋平、点燃。

很呛,先前他还觉得这烟也挺顺口的,但现在似乎不单是呛嗓子,还呛心。

深吸几口后,他叼着香烟,将被孙晓芸丢垃圾一样丢出来的小盒子给打开。

金色丝绒布铺底的盒子里,有张银白色金属银行卡,还有部市面上从未出现过的手机。

这部手机看起来很LOW,像极了小作坊里拿旧件加工出来的山寨货,连个标识都没有。

但实际上这却是部双系统的定制手机,平常指纹点亮屏幕时显示的是安卓系统,只有当虹膜识别验证通过后,它才会展示出另一个系统——全球智联赵氏定制。

这是家族定制系统,除了赵氏家族内部联络、通知、会议之外,还可以接入全球最顶尖的地下交易市场。而梅塞里德货币庄园,更是其中最基础的应用。

将定制手机放在面前,前置摄像头对准赵权左眼虹膜。

‘嘀’的一声过后,全球智联赵氏定制系统开启。

系统开启的第一时间,屏幕上绽放起绚丽烟花,随后更是有八个大字闪烁在屏幕上——

恭祝赵权,生日快乐。

看了眼时间,已经零点三分。

赵权嗤笑一声,青色烟雾随着低骂声一同出口,“这生日还真特么的快乐。”

将烟屁吐掉,拿鞋底踩熄的同时,手指也点开了收件箱。

各种恭祝信息充斥着收件箱,但得有九成发信人赵权不认识。

里面有家族里的外姓人,也有家族里的一些外戚,更多的则是赵氏旁支子弟。

至于内容赵权都不用点开看,也能猜到里面必定是些谄媚的恭祝。

唯一被他打开的那条信息,是来自梅塞里德货币庄园的——

“恭喜赵权先生,您已成年,梅塞专属账户自动激活,当前余额为$10,000,000。”

一千万,美元,折合六千来万人民币,这是赵氏家族给子孙成年的小礼物。

赵氏家族规定,24岁才算是成年,在这之前不会收到任何来自家族资金方面的福利。

尤其是外出家族在外磨砺者,连半毛钱的支持都不会得到。

但在成年之后,除了一千万美元的小礼物,每月还会有家族全球产业的分红入账。

那笔钱才是真正的福利,尤其是直系子孙,福利金额更为惊人!

不过眼下赵权对于这些已经不太在乎了,一千万美元,足够他把当前生活过个天翻地覆。

收起手机,赵权又拿出了那张银白色的、纯钯金打造的梅塞卡。

梅塞卡很重,他小时候曾经称量过,刚好60克,是普通银行卡的两倍左右。

按照实物钯金价格,光这张卡自身就值两万多,这还不算其上用细钻镶嵌的姓名。

最最珍贵的还不是这些,而是这张梅塞卡的账户号码:8888-0168。

梅塞卡的全球尊贵客户,都是以8888为开头,卡号总共八位。

这也就意味着,赵权是全球第168位拥有这张尊贵梅塞卡的人。

要知道,许多中东的石油土豪都不知道这种卡的存在。不是梅塞卡得不到他们的认同,而是他们根本就不够资格获得,甚至于连知道这种卡的存在都不配!

把玩着手里那张钯金梅塞卡,赵权望着隔壁孙晓芸的卧室,口中喃喃。

“我为你谱一曲富贵荣华,你却唱出句各自走天涯,真好。”

正喃喃的工夫,手机铃声响起,是妹妹赵曦打来的电话。

“哥,生日快乐呦!天亮去给你庆生,顺便见见我嫂子,我还给她带了礼物呢!”

“曦曦,哥要离婚了……为什么?因为你嫂子嫌弃我没钱……”

第二天上午九点多,赵权跟孙晓芸下楼,来到小区大门口。

在路旁等出租车的时候,赵权给出了最后一次机会,“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?”

然而孙晓芸却看都不看他一眼,“不用了。”

迫不及待的拒绝过后,新买的包包内响起手机铃声。

翻開挎包,裡面有部崭新的手机,看背面标识,俨然就是华爲那款保時捷版本的RS。

孙晓芸看了眼屏幕上显示的名字,挪步走向旁边,接电话時的声音无尽温柔。

曾经,這种温柔的声音只属于赵权,但今時今日却已属于电话那头的另一個男人。

既然确定结束,赵权也就没再多說什麽,伸手招停了路过的出租車。

打開后車門,他示意不远处已经结束通话的孙晓芸上車。

相识時他表現的像是绅士,缘散時他依旧有绅士的表現。

這无情愛无关,仅是良好的家族教养。只不过……

來到車旁的孙晓芸看了他一眼,眼神既有怜悯,也有不屑,甚至还夹杂着些嘲讽。

“你看,去年我们结婚時是坐的出租車去登記,今年我们离婚時还是坐的出租車,這就是我们离婚的原因。”

当孙晓芸上車后,赵权关上車門,來到前排副驾驶就座。

除了向司机师傅說明目的地外,他再也没有說话,出租車在沉默中驶向民政局。

來到民政局离婚登記窗口,登記员示意赵权跟孙晓芸落座,并且索要了各种手续。

边检查手续,登記员边询問道:“夫妻共同財产怎麽分割,你们有商定嗎?”

孙晓芸痛快回道:“没有財产,房子是租的,車子没有。衣服化妝品还有些其他東西是他买的,我都可以还给他。银行存款还有几百块,也留给他好了。”

听起來很大方,但看她表情更像是一种高高在上的施舍,还有语气中只爲离婚的迫不及待。

登記员又例行公事的询問了一些其他問题,在确定双方都同意离婚且无其他問题后,把离婚证书上盖章,最终分别递给赵权和孙晓芸。

结婚時挺麻烦,前前后后半個多小時。离婚倒挺快,五分钟不到就结束了。

离開办事大厅,两人并肩走到了民政局的大門口。

赵权深吸口气,随即微笑着向孙晓芸伸出了右手,“离婚了也是朋友,对吧!”

孙晓芸将离婚证书塞进包包裡,又把额前几许乱發捋到了耳后,但她就是不伸手。

“对不起,我想我们还是不要做朋友的好,因爲那会让我想起不堪回首的过往。在我生命中你的存在就是個错误,我只会当成一场噩梦。今天噩梦已经醒來,我很轻松。”

噩梦嗎?這個評价,让孙晓芸留在赵权心裡的那点残影彻底沦爲飞灰。

就在赵权将右手收回的時候,突然有發动机咆哮的声音由远及近。

当视线寻着声音望去的時候,有輛白色的奥迪TT两開門小跑車在路旁戛然而止。

下一瞬,車門開启,有個满脸笑容的麻子脸从車上下來,走路还一瘸一拐的。

這個瘸子赵权认识,是公司副总的兒子,名叫黄小山,今年30岁。

几年前他出了场車祸,导致两腿不一样長,人又長得丑,还高不成低不就,所以至今未婚。

黄小山从車上下來后直奔赵权,更是伸開双臂将赵权给拥抱住,看起來很是热情。

随后他又握住赵权的手,脸上斥满得意。

“謝謝你,謝謝你对我老婆這一年來的照顾,謝謝啊!虽然你照顾的也不咋样,不过以后你就放心吧,我会把晓芸照顾得好好的,不会再让她挤公交,更不会让她下厨房。”

“我会竭尽所能去给予她最好的,我会给予她全新的、幸福的生活,你就放心吧!”

這不像是感謝,這更像是一种夹杂着嘲讽的炫耀。

赵权没有搭理她,只是将帶有询問的目光投向旁边的孙晓芸。

他以爲孙晓芸至少也要找個比他年轻的、比他帥气的、比他有钱的。

但没成想,孙晓芸竟然就只图了個有钱,还只是看上去比他有钱,甚至连路都走不利索。

“就因爲他?”

当赵权把這话問出口后,孙晓芸显得有些不好意思,脸色微紅。

但紧接着她就大声喊道:“是的,就因爲小山。小山很愛我,能给予我更好的生活。我孙晓芸不是個傻子,我不可能凭着烛光晚餐不吃去端你這碗冷饭,还是馊了的!”

或许只有大声喊出來,才能掩饰她内心中的拜金跟羞愧。

赵权不想再說什麽了,但黄小山却是有些不依不饶。

“兄弟,你很愛晓芸不是嗎?所以你做得对。有能力的男人要學会抓紧,譬如我,抓紧我想要的女人。没能力的男人要學会放手,譬如你,放開你没能力去照顾好的女人。”

凑上前,黄小山得意地拍了拍赵权肩膀,“你這個选择做的很好,很棒!”

拍開黄小山的爪子,赵权重新望向孙晓芸,“你竟然选择這种接盘货,真是让我失望。”

一句话,立刻戳到了孙晓芸心裡的痛点。

她顿時恼羞成怒,泼妇般的当街咆哮,“你凭什麽骂我男朋友是接盘货,你凭什麽?他開着奥迪,你呢,就開你那两条腿嗎?人家每月有上萬块的薪水,父亲还是公司副总。”

“你呢,你白天上班晚上送外卖,加起來也不过才几千块,父母还不知道在哪個穷山沟裡待着,连结婚時都不敢让他们露面,你是怕他们暴露出骨子裡的那股子土气吧?!”

“骂我男朋友是接盘货,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個什麽破烂货,這辈子你连坐坐奥迪真皮坐椅的机会都没没有,你就是個穷鬼烂贱的狗命!”

劈头盖脸的一通臭骂后,孙晓芸揽起黄小山的胳膊,故意秀恩愛似的喊着老公。

黄小山却是笑脸如常,“晓芸,你怎麽能說人家是穷鬼烂贱的狗命呢,虽然這是事实。”

两人一唱一和,当真是像极了一对西門庆潘金莲式的狗男女。

只不过,就在他们俩朝着那輛白色奥迪TT走去的時候,远处突然有劲爆的轰鸣声响起。

下一瞬,有輛体型庞大的乔治巴顿战車咆哮而至。

连車都不刹,轻易碾压上那輛令孙晓芸引以爲傲的奥迪TT,当時就给碾成了铁饼。

后备箱驾驶室全都瘪了,車窗玻璃稀碎,轮胎也承受不住重量被压爆。

原本帥气的小跑車,這会兒好像只蛤蟆,还是只被压瘪的癞蛤蟆。

不远处站着的黄小山跟孙晓芸,满眼懵壁。

乔治巴顿战車,超大型越野車,車長五米九,自重三吨半。

在6.7L双涡轮增压的磅礴动力加持下,這台售价400萬左右的大家伙就是头钢铁巨兽。

再三的重复碾压过后,乔治巴顿战車才从被蹂躏到没有車模样的可怜小TT上下來。

在旁边停車熄火后,車門開启,有双裹在黑色丝袜裡的细腻美腿伸出。

随即,有白皙小手握着银色镶亮钻的水晶高跟鞋,套在了那双精致的小脚丫上。

两只高跟鞋都穿好后,墨镜遮住大半张脸的長發女孩下車了。

她穿着半露香肩的浅蓝色连衣裙,其上裹着层薄薄的黑色蕾丝。

虽然没有半根系帶,但她那傲人的好身材却将裙子紧紧裹在妩媚娇躯上。

透过性感锁骨下的黑色蕾丝,隐隐还能看到其内娇嫩的白。

黄小山原本还在愤怒到底是哪個王八羔子把自己的愛車给压成這样,但当他看到从車上走下來的這個身材火爆的女孩后,顿時眼睛都直了,喉咙处还有吞咽的动作。

只可惜,那戴着大墨镜的女孩下車后根本没搭理他,直接袅娜娉婷的往赵权那兒走去。

來到赵权近前后,她摘下了墨镜,露出那张绝美的脸蛋兒。

尽管没有涂抹妝扮,但她肌肤依旧嫩的如同婴兒手心,五官更是美到让人惊艳。

伸出白皙玉臂,她一把将赵权抱住了,更是嘟嘟着粉润的小嘴兒要亲亲。

感受着身前那种温润的挤压,赵权很是无语,“曦曦,你都大姑娘了,能不能注意点。”

同父异母的妹妹赵曦却是不管這些,强行在赵权脸颊上亲了一口,這才勉强算完。

随后,赵曦走向了黄小山跟孙晓芸,看着這两人,美眸中露出寒意道:“孙晓芸,我哥给我發过结婚照,我能认出你,但你旁边這瘸子是什麽玩意,他就是你找的下家,抱的粗腿?你覺得我哥是穷鬼没能力给你幸福?覺得這開几十萬車的就是有钱人?傻女人,等下我会让你知道什麽才叫有钱人!会让你明白你失去了什麽!”

论坛
  阅读原文
支持0次 | 反对0次  
  用户评论区,文明评论,做文明人!

通行证: *邮箱+888(如:123@qq.com888)